经历了上半年又一次大的团队调整后,百度在 2020 年第三季度交出了一份相对不错的财报:总营收 282 亿元,增长幅度不大,但净利润 137 亿元,环比增长 282%,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 64 亿元。该季度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垂直领域广告业务迎来转机,营收也实现正向增长。

伴随财报发布的,还有百度将花约 36 亿美元收购 YY 直播的消息。百度此次花出了一个 “小度科技”(融资后估值 200 亿元)的钱接盘 YY,业界纷纷讨论这门生意到底值不值?

百度收购 YY 的背后,是对直播的深入探索,难度极大,却又不得不试。百度 + YY,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搭配,但更为关键的是,百度收购 YY 后,两个调性差异较大的体系又该如何融合、挖掘流量和变现能力?

01、YY 乏力,这起收购划算吗?

虽然百度需要直播,但其做直播的决心并不是一直都很坚定,至于与直播关联的短视频业务,也是从 2017 年就在布局,但一路以来没有站上主舞台。

近几年来,直播行业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大浪淘沙,从 PC 时代一路闯关的传统直播平台们,如今也要面对抖音、快手、B 站等新势力。在新的、更加成熟的行业竞争格局下,百度此时加大对直播的投入,也难免被外界认为是慢半拍的 “追风者”。

此次耗资 36 亿美元收购 YY,百度可谓下了血本,相对于 YY 目前的业绩而言,可能确实有点贵。但是对于急于在直播领域取得突破的百度而言,可能也是当下合理的选择。

对于百度来说,YY 价值几何?

“直播作为一个独立的业务可能上升空间不大,而如果可以和其他业务整合,就会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在 Q3 财报电话会议上,李彦宏表示。

他补充认为,YY 在直播领域积累很多运营经验,而且其经营规模非常大,利润率也非常可观,并且其用户忠诚度也非常高。另外,百度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得到如此规模的内容制作社区,这些都是公司收购 YY 直播国内业务的原因。

欢聚集团 CFO 金秉在 Q3 财报电话会议上也提到,直播不能算是一个业务模式,其实是和很多不同的业务模式进行整合,这是直播的优势。这也是 YY 国内业务出售给百度的一个原因。“因为百度拥有不同的应用,也拥有大量的流量。这些流量可以导向直播,然后帮助百度更好地变现,同时也可以让 YY 直播在百度的生态系统中扩大自己的变现能力。”

从百度整体来看,主要有三方面的业务,一是核心的移动生态业务;第二增长曲线为云业务和 AI 业务;以及未来前沿业务,包括小度科技和自动驾驶。

其中,移动生态主要通过百度 App 提供各类服务,从 Q3 来看,百度广告业务有两位数的增长。作为核心收入部分,在线营销收入的增长,带动百度在利润上有比较明确的提升,这意味着其传统业务回暖,核心板块进入复苏状态。

这一次,YY 能为百度带来的,在于流量和广告的价值,还有一部分主播艺人,以及一定的直播变现能力。百度高管提到,YY 的艺人数量相当于百度平台的 10 倍,而从用户角度而言,百度直播业务的用户数是 YY 的一百倍,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搭配。他们认为,同 YY 的合作可以为百度带来巨量的艺人资源。

百度当下确实也需要直播这个故事来给资本市场信心,稳定其股价。

不过,YY 作为被欢聚集团出售的业务,实际上在增长上就已经出现了乏力。比如 Q3,YY 直播移动端月活 4130 万,同比增长仅 3.4%,YY 的总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 4.7% 至 410 万,相比之下,欢聚海外业务收入表现强劲。

因此,这门生意究竟划不划算,或许要看拿到 YY 这张牌后,百度要怎么打。

02、欢聚谋局,YY 为何被 “放弃”?

随着 YY“落户”百度,于欢聚集团而言,YY 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

“以前专注于战斗,总想着赢。今后要专注于给别人提供价值,把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成。”

数周前,百度收购 YY 国内业务谈判接近完成的消息传出的同时,欢聚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李学凌在朋友圈发表了这样一句感悟。在相同的时间节点下,这寥寥数语被外界解读为坐实出售 YY 一事。

从欢聚集团的长远发展战略来看,其放手 YY 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一方面在于 YY 增长乏力;另一方面则是 BIGO 业务的增长速度和潜力。

在欢聚集团整个体系内,海外用户占比已经超过 90%,直播总收入中 BIGO 收入占比过半。这样的形势之下,YY 不再是欢聚的业务增长点,而 BIGO 探索的海外市场仍有巨大的可探索空间。

百度押注YY:一次难度极大,却必要的尝试

欢聚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李学凌此前就表达了对海外业务的发展的信心,“Bigo Live 在未来几年内收入有望达到 YY Live 的 4 倍。”第二季度,欢聚集团还将 BIGO 的全年营收增长预期调升到了 100%。

欢聚集团对 BIGO 寄予厚望。

在此之前,欢聚集团还放手了虎牙,将其股份出售给腾讯,以推动虎牙、斗鱼和企鹅电竞的合并。

此外,今年以来受海外整体环境的不确定性影响,BIGO 的发展也迎来变数。出售 YY,集中资源投入海外业务,或许是李学凌的算盘。

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就表示,对欢聚来说,YY 昔日打造的国内市场尽管是它起家的资本,但现在已经成为鸡肋。欢聚集团以单方面力量很难让 YY 打破直播领域的势力壁垒,反而随着直播平台和流量的逐步聚合到有限平台,YY 的下坠将在所难免。“因此,集中资本和力量,欢聚已经开拓出一条路的国际市场,更符合其利益。”

据悉,纳入百度后,YY 的管理团队会继续留任,同时,百度也会派出人员帮助他们利用好公司的优势,保证 YY 业务同百度的成功整合。

百度寄希望于 YY 能为其移动生态带来新增长。

如今,百度一方面集中力量提振核心移动生态业务的表现,对抗入口地位在下降的问题;另一方面推动 AI 新业务的增长和商业化变现。

在云业务方面,以 AI 能力为抓手,聚焦核心赛道,金融、智能城市、电网打通;在自动驾驶方面持续投入,虽然始终亏钱,但有望进入被估值的状态。前不久,百度还将小度科技独立融资,以期待在科创板上市。

相比较过去几年,2020 年是百度高举高打的一年,一系列动作,或许是为寻求多元化主动出击。

03、协同难测,融合发力待商榷

“百度收购 YY 后,关键在于融合,即和百度现有的短视频、直播内容生态进行融合,并且结合百度自身的流量和导流能力,将过去的百科、知道以及其他知识产品,与 YY 进行进一步提质升级。”

张书乐向新浪科技表示,在这一点上,百度方向明确,但道路却还没探索出来,难度极大,却又不得不试。

实际上,百度想通过直播平台来拉升流量、做大直播入口的想法早就产生了。要知道,百度曾将目光投向过触手直播。

今年年初,百度与触手达成深度合作,触手独家运营百度旗下所有游戏直播的业务,包括触手主播入驻百度贴吧与好看视频进行直播,百度则在贴吧 App 首页、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 50 多个游戏电竞类贴吧设置直播入口。随后还传出百度或将收购触手的消息。

但双方的甜蜜随着几个月后触手的倒闭而告终,百度想借助第三方直播平台拉升流量的尝试首战告负。

爱奇艺曾在 2018 年参投了触手直播 D 轮融资,触手也因此被视为百度系。百度押注触手原本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无奈彼时的触手已是 “明日黄花”,深陷欠薪、倒台之围。

目前来看,百度在内容生态上迫切需要一个差异化且成熟的直播业务来进行补位,而当前主流直播平台的势力划分已近完成,YY 是百度不多的选择,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摆在百度面前的,是如何让双方在内容生态上找到一种互补,以应对来自竞争对手庞大内容生态的进击。

据新浪科技了解,百度的直播内容主要分为知识直播,此外是秀场直播、服务直播(如情感直播、律师直播)。

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员曲健东就提到,百度如果想通过 YY 直播把直播业务做好,需要让 YY 和其传统的知识产品直播形成一个协同效应,但问题在于 YY 的国内业务更多集中在娱乐直播、游戏直播,受众人群和知识付费受众人群可能会有一部分交集,但交集到底有多大,以及这部分交集能产生多大营收,暂时还是看不到的。

他表示,在游戏直播市场,头部是斗鱼和虎牙,YY 的市场地位还达不到一个头部的水平;在直播带货领域,比较有优势的是淘宝直播、快手、抖音,以及小红书。“YY 在直播带货上可能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目前为止没有比较大的动作,所以在直播带货商业化这方面,YY 和百度能产生的协同也是比较差的。”

百度在收购 YY 之后,在直播上面会有怎样的发展,目前还很难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