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软银斥资 320 亿美元收购 Arm 的时候,英伟达市值还在 400 亿美元左右,股价还在 50 美元上下。两家公司还处在同一个量级,黄仁勋穿着皮衣到处亮相。

四年时间过去,Arm 还是那个 Arm,黄仁勋也还是那身标志性的皮衣,但英伟达却早已今非昔比。凭借着 GPU 在游戏、人工智能、数据中心以及自动驾驶等诸多领域的市场前景,英伟达股价在过去四年时间里涨了十倍,如今已经超过了 500 美元,市值接近 3200 亿美元,成为市值最高的美国芯片公司。

资本市场看重的是未来的增长前景,而不是眼下业绩状况。今年第二季度,英伟达营收 38.7 亿美元,同比增长 50%;同期英特尔营收 197.3 亿美元,同比增长 23%;高通营收 49 亿美元,因为疫情关系有明显下滑。但英伟达市值在 3000 亿美元级别,而英特尔和高通这两大传统芯片巨头仅在 2000 亿和 1200 亿美元量级。英伟达的市盈率更是高达 95 倍,而英特尔仅为 9 倍。

01 软银收购 Arm 血亏

花 400 亿美元收购 Arm,对现在的黄老板来说,真不算什么事情。按照英伟达和软银以及 Arm 达成的收购协议,英伟达计划支付价值 215 亿美元的股票和 120 亿美元的现金获得 Arm 超过 92% 的股权。此外,如果 Arm 满足设定的业绩目标,英伟达还将支付至多 50 亿美元。以及为了留住人才,英伟达还将向 Arm 员工支付 15 亿美元。目前软银持有 Arm 75% 的股权,软银的愿景基金持有剩余 25% 的股权。

Arm 在软银旗下这四年并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是扮演着移动芯片领域技术专利提供商的角色。他们的行业定位也决定了 Arm 不能有明显变化,Arm 需要非歧视地向诸多芯片企业提供技术设计,就像是科技领域的永久中立国瑞士一样。如果成为某一超级大国的附庸,优先保证某些巨头的利益,干涉到移动领域的市场竞争,那么 Arm 也迟早会失去目前的行业影响力。

Arm 的业绩确实也不怎样。总部设在英国的 Arm 自己不生产芯片,不参与移动行业芯片与终端的竞争,只是向移动芯片企业提供架构设计。Arm 的营收包括前期授权费和芯片专利费两部分。在被软银收购的四年时间,由于移动行业逐渐趋于饱和,Arm 的营收并没有出现显著提升,年营收始终没有突破 20 亿美元。因为疫情导致智能手机行业出货下滑,今年 Arm 的业绩可能会出现下滑。或许随着苹果和高通逐渐推出 Arm 架构 PC 芯片,Arm 的业绩还有上升空间,但很难有突飞猛进。

这或许也是软银希望出售 Arm 的原因。由于一系列投资失利,软银需要调整自己的投资组合。孙正义收购 Arm 的时候,称这是他此生最重要的收购交易。但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投资 Arm 又是孙正义一笔血亏的买卖。软银持有 Arm 四年,只增值了 80 亿美元。但当初为了筹资收购 Arm,孙正义不惜减持阿里巴巴股票套现了 100 亿美元。那个时候阿里股价还在 80 美元左右,现在则是 270 美元上方。此外,孙正义还把游戏公司 Supercell 卖给了腾讯筹资 86 亿美元。

02 打造 AI 超级巨舰

对软银来说,Arm 只是一笔增值空间不大的食之无味的投资资产。但对于黄仁勋的英伟达来说,Arm 的战略价值远远不止 400 亿美元。Arm 的重要地位不是用业绩可以衡量的,目前全球超过九成的智能手机芯片都使用 Arm 的架构,无论是苹果还是高通,或是三星、华为、联发科,暂时都离不开 Arm。英伟达完成了收购 Arm,也就掌握了全球智能手机芯片的地基。

英伟达拿到 Arm 之后想做什么?黄仁勋在收购公开信中明确表示,不会改变 Arm 目前的开放授权模式,维持全球客户中立性地位。Arm 依然会作为英伟达的子公司,总部继续留在英国剑桥。但他计划把英伟达的技术全线应用到 Arm 生态系统中,并在英国设立一个 AI 研发中心。

虽然目前智能手机行业诸多软硬件巨头已经在主打 AI 功能,苹果、高通和华为等厂商都推出了强调 AI 运算性能的处理器,但如果英伟达将自己的 AI 技术全线渗透到 Arm 芯片设计之中,相当于是从底层架构彻底改变了目前 AI 行业的版图,扭转了 Tegra 在智能手机行业失败的尴尬。哪怕英伟达的 Arm 还是继续卖技术专利,英伟达的 AI 技术也能覆盖到未来的整个智能手机行业。

英伟达曾经有过智能手机处理器的业务,可能外界还有印象小米 3 的英伟达版本。但因为无法解决技术问题,得不到市场认可,最终被迫放弃。现在 Tegra 芯片还在任天堂的 Switch 游戏机上使用。显然,此次收购 Arm 背后是英伟达要在移动领域再次拓展的雄心,他们希望将自己的 AI 技术与 Arm 芯片设计结合,给移动计算领域带来冲击。

03 英特尔是直接苦主

英伟达收购 Arm 的真正目的,是将自己的 AI 战略推向新的高度,尤其是打开云计算的广阔市场。按照黄仁勋的规划,未来 Arm 的芯片设计都将贯穿 AI 技术,这不仅会直接影响到智能手机行业,更会影响到数据中心市场。这笔交易最直接冲击的,或许是英特尔。数据中心目前已经是英伟达的第一大业务,营收已经超过了游戏业务。

相比已经陷入饱和的智能手机行业,增长空间巨大的云计算市场或许是英伟达更为看重的领域。黄仁勋也毫不掩饰自己在这一领域的野心。“数据中心和云计算市场都在期待 Arm 的处理器。功耗会直接影响到运算性能、运算吞吐率和配置服务成本。”目前的数据中心市场虽然还是被英特尔 x86 架构占据主导,但低功耗越来越成为数据中心的关键因素,诸多厂商已经在基于 Arm 架构冲击这一领域。

这里有个有趣的八卦,前英特尔总裁詹姆斯·睿妮 (Renee James)离职之后创办了一家芯片创业公司 Armpere,他们的业务就是基于 Arm 架构打造服务器芯片,还得到了 Arm 的投资。詹姆斯·睿妮曾经是英特尔传奇人物安迪 · 格鲁夫 (Andy Grove),她也曾经是英特尔 CEO 的候选,但在科再奇因为绯闻事件辞职之前就离职了。

过去两年,亚马逊、高通、华为都在这一领域推出了自己基于 Arm 的产品,谷歌也推出了自己的 TPU 处理器。而且随着机器学习技术的成熟,未来云计算所需的数据中心处理器也从之前的多核 CPU 开始逐渐转向平行处理和不同类型处理器并存,其中也包括了英伟达所核心的 GPU。如果英伟达依靠 Arm 加 AI 加 GPU,实现未来服务器处理器领域的突破,单是从这一市场带来的价值,就远远不止 400 亿美元。

04 反垄断审批是关键

不过,在实现自己 AI 贯穿 Arm 的战略宏图之前,黄仁勋还需要面临一个更为艰苦的挑战:反垄断审批。“想要”收购 Arm 的巨头远远不止英伟达,但无论是苹果、英特尔还是高通等巨头,都很清楚自己 “无法”收购 Arm,因为他们的业务和 Arm 存在直接重合,不可能通过反垄断审批。之所以是英伟达最终出手,也是因为他们目前几乎没有智能手机、平板和电视处理器业务。

虽然黄仁勋一再强调短期不打算改变 Arm 技术授权的行业定位,但这并不能缓解行业对这一交易的担忧情绪。苹果、英特尔、高通、华为、三星、联发科、展讯都会密切关注着这笔交易。在未来汽车、人工智能和数据中心等业务领域,他们更是英伟达的直接竞争对手。这些企业或许会推动美国和中国监管部门严格审核英伟达的这笔交易。

国家战略也是英伟达无法回避的。英伟达收购 Arm 之后,Arm 变成了美国公司的子公司。不仅中国监管部门会考虑到这一因素,即便是欧洲监管部门也会谨慎考虑。Arm 联合创始人豪瑟 (Hermann Hauser)公开表示这笔交易会是 “一场灾难,将摧毁其商业模式”。豪瑟表示,“Arm 是最后一家具有全球相关性的欧洲技术公司,它被卖给了美国人。一夜之间宣布的这笔交易将摧毁 ARM 作为 “半导体行业的瑞士”的商业模式,而英伟达与 ARM 的客户是竞争关系。”

黄仁勋昨天向中国媒体表态,看好中国审批前景。“中国监管部门会欢迎这笔交易,因为英伟达会给市场带来更多解决方案,有利于中国客户与市场。”他的乐观表态并不能代表什么,几年前高通 CEO 莫伦科夫比黄仁勋更加乐观,结果却是黯然放弃。

05 高通放弃阴影重现

从 2016 年 10 月到 2018 年 7 月,高通斥资 380 亿美元收购荷兰恩智浦半导体 (NXP)的交易经过 20 个月的漫长等待之后,最终还是宣布放弃。高通为此向恩智浦支付了高达 20 亿美元的分手费。没有完成收购的原因很简单,在全球九个主要市场监管部门中 (美国、欧盟、韩国、日本、俄罗斯等),只有中国没有批准这一交易。

这两笔交易有着诸多相似之处。高通收购恩智浦的时候,在汽车芯片领域也没有太多业务,两家公司业务并不重合。高通芯片专注于移动计算与通信领域,而恩智浦芯片侧重于智能汽车、物联网、移动支付和安全领域。高通收购恩智浦之后,相当于横跨了诸多运算行业。虽然高通承诺未来八年继续对外授权恩智浦技术,授权标准也保持不变,但最终还是没有等来中国监管部门的绿灯。

为什么中国会迟迟不批准高通收购恩智浦?这笔交易可能对中国行业竞争带来不利影响固然是一个考虑因素,而国家战略也是另一个关键因素。2017-2018 年正值中美贸易谈判和关税交锋的政治大环境,美国再次对中兴实施出口禁令,在中国政府出面斡旋,中兴缴纳 14 亿美元的第二笔罚金之后才解封。

不过,2018 年的时候美国还没有对华为使出杀手锏 “实体清单”,只是禁止美国小运营商采购华为和中兴产品,对华为来说还不是重大打击。美国是从 2019 年开始正式封杀华为,禁止华为使用美国公司零部件与技术;并在今年实施了第二波封杀,断绝了华为与台积电、联发科、三星等非美国公司之间的合作与采购。Arm 也必须遵守美国的禁令。

而现在的大环境显然比 2018 年更为恶劣。英伟达收购 Arm 之后,等于中国智能手机行业的专利根基,都捏在了美国公司手中。单是承诺继续开放授权并没有实际意义,英伟达是美国企业必须遵守美国政府的各种命令。考虑今年以来一系列动态,要中国监管部门同意收购 Arm,英伟达显然要付出比高通更大的努力和让步。至少目前来看,交易审批前景还难言乐观。英伟达预计审批过程可能长达 18 个月时间。

06 再来一个纹身?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这笔交易暂时没有公布分手费细节。外界目前无法获知如果交易因为反垄断审批放弃,英伟达要支付给软银多少违约金。对了,黄仁勋左上臂有一个英伟达的 Logo 纹身,那是他庆祝英伟达股价突破 100 美元的时候纹的。如果成功收购 Arm 实现 AI 大战略推动股价超过 1000 美元,没准黄老板会在右胳膊上再庆祝一次。但是他需要得到中国商务部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