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年,余承东再次站在华为开发者大会的舞台上,心情无疑更加复杂。

登台前,当会场响起《Dream It Possible》的歌声,屏幕上打出 “NO STOP,NO PAUSE”,整个氛围坚定而又悲壮。

虽然宣布了明年华为手机将全面搭载鸿蒙 OS 2.0 版本的喜讯,但还有一个坎等着余承东继续跨越:被切断的芯片供应链。

解决了软件和生态问题之后,华为手机能在芯片硬件的封杀中突围吗?

鸿蒙手机终于要来了?

2019 年的开发者大会上,在谷歌安卓系统断供风险之下,鸿蒙 OS 正式对外亮相。不过与外界期待不同的是,鸿蒙 OS 首先搭载在了华为的智慧屏产品上。

虽然此前余承东宣称可以让华为手机一夜之间更换为鸿蒙 OS,但华为一直未给出华为手机搭载鸿蒙 OS 的时间表。按照原计划,今年搭载鸿蒙 OS 的是 PC、手表和车机。

让人意外的是,余承东发布鸿蒙 OS 2.0 之后,宣布将于今年 12 月面向国内开发者发布鸿蒙 OS 的手机 beta 版本,而明年华为手机将全面支持鸿蒙 OS 2.0。

实际上,当前鸿蒙 OS 的生态建设还不完善。余承东在会前就曾表示,鸿蒙系统已经投入上亿,体验一直在改善,现在能达到安卓 70-80% 水平。这也意味着鸿蒙 OS 目前还未达到余承东当初对外宣称的超越安卓的阶段。

日前,网络上就流传华为手机搭载的安卓系统因美国临时协议到期而面临断供,甚至无法系统更新及升级安全补丁。这可能是华为手机上马鸿蒙 OS 的外部压力。

另外,随着一年以来的生态建设,华为自有的 HMS 生态已经逐渐成型,这也为华为手机搭载鸿蒙 OS 提供了底气。

在鸿蒙 OS 2.0 面世的同时,华为 HMS Core 5.0 也正式对外开放。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表示,HMS Core 5.0 已经构建起五大根服务引擎。

在支付引擎上,支持银行卡、运营商支付、第三方支付和花币 4 种全球化的移动支付服务,海外应用集成数量增长 619%;广告引擎上,海外应用集成数量超 3100 个;浏览引擎上,拥有 3.3 亿月活用户,信息流覆盖超 120 个国家和地区;地图引擎上,海外应用集成数量超 2000 个;搜索引擎上,目前已经覆盖超 170 个国家和地区,20 个垂直领域,拥有 3000 个合作伙伴。

整体来看,华为目前已拥有 180 万开发者,HMS 集成应用 9.6 万个,活跃用户 4.9 亿,应用累计分发量 2610 亿。在体量上已经拥有与谷歌和苹果生态抗衡的能力。

华为消费者业务全球生态发展部总裁汪严旻表示,华为应用商店已经上架 6 万多个海外应用,80% 的海外头部应用可用。“华为手机初步实现了没有谷歌 GMS 服务的情况下基本可用。”

不过汪严旻在新浪科技采访时坦承,华为 HMS 生态从 “基本可用”距离 “好用”还需要一定时间,还有一些低频但刚需的应用,华为需要逐步攻克。

而在明年华为手机正式全面搭载鸿蒙 OS 2.0 之前,华为还有一年的时间继续完善自有生态建设。

鸿蒙 OS 2.0 与之前的 1.0 相比,面向开发者的工具也更为完善。比如鸿蒙 OS 将正式开源,开发者可获得模拟器、SDK 包以及 IDE 工具;同时华为还发布了自适应的 UX 框架,让开发者的应用能够快速适配大小屏多个设备。

先在 IoT 上弯道超车?

虽然外界对鸿蒙 OS 应用在手机上最为关注,但华为当前的重点还是 IoT。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总裁的王成录在 2019 年时就表示,鸿蒙 OS 不是替代现有操作系统,而是面向未来趋势的。余承东也称,鸿蒙 OS 对标的不是安卓,而是谷歌的多设备操作系统 Fuchsia。

这一方面是现有的安卓生态仍然十分强大,无法在一朝一夕间替代;另一方面,随着 5G 时代的来临,IoT 产品的爆发将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

当前,IoT 已经被众多手机厂商视为下一个增长引擎。与智能手机相比,IoT 产品品类更多,设备数量也达到新的量级,但不同厂家的 IoT 产品却在互联互通上难以实现。这就导致整个 IoT 产业的生态更为割裂。

但这反而是华为的机会,华为早就提出了 1+8+N 的全场景战略。根据余承东在开发者大会上公布的数据,今年第二季度,华为腕上可穿戴产品全球和国内份额第一,手表全球第二国内第一,平板全球第三国内第二,笔记本国内第二。这些自有的 IoT 设备出货量非常可观,更何况还有合作的众多第三方 IoT 产品。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表示,智慧屏之后,华为的可穿戴设备、平板很快也将应用鸿蒙 OS,同时也会向第三方设备开放。而鸿蒙 OS 的分布式能力将为这些 IoT 产品带来全新的体验。

他透露,美的、九阳和老板电器将很快发布搭载鸿蒙 OS 的家电产品。这些家电产品将可与多个设备实现协同,比如手机可以直接碰一碰等方式把菜谱参数投放到烤箱中;手机还可以把穿戴设备收集的用户身体信息推送给料理机,料理机会推荐针对性的菜谱。

王成录还展示了鸿蒙 OS 打通 IoT 设备之后,在多个场景带来的变化。比如在教育场景,华为与 vipkid 合作,实现多屏联动课堂,大屏上课,小屏互动,远程课堂犹如现场教学;在出行场景,与Baidu合作开发协同导航,可将导航信息同步到手表中。与滴滴合作开发协同打车,手机打车手表提醒。

根据余承东给出的鸿蒙 OS 开源时间表,从 9 月 10 日起将面向大屏、手表、车机等 128KB-128MB 终端设备开源,2021 年 4 月将面向内存 128MB-4GB 终端设备开源,2021 年 10 月以后将面向 4GB 以上所有设备开源。

当华为实现 1+8+N 的产品逐步搭载鸿蒙 OS 之后,鸿蒙 OS 毫无疑问将稳居全球前三的操作系统之列。

除了力推鸿蒙 OS,华为在 IoT 上还有更多发力。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战略官邵洋介绍,对于第三方 IoT 设备,华为将开放 3 万 + 华为渠道门店,承载优质 IoT 生态产品;赋能传统行业,开辟智能化、场景化生态新渠道,比如联合居然之家等开设线下体验门店;地产前装全屋渠道全面落地,合作伙伴包括中海地产、碧桂园等地产开发商。

华为手机仍未完全脱离险境

虽然鸿蒙 OS 在手机上的应用已有明确的时间表,但华为手机的漫长征途还远未迎来黎明时刻。

美国针对华为手机的打击已经历经三轮:2019 年 5 月的谷歌 GMS 服务断供,2020 年 5 月的芯片制造断供,2020 年 8 月的芯片采购断供。

鸿蒙 OS 的迭代,正在解决华为手机的软件和生态难题,但却无法让华为走出芯片硬件封杀的阴影。

在第二轮封杀中,华为虽然无法制造自研的麒麟芯片,但还可以通过向联发科、紫光展锐等芯片供应商采购来解决;而在第三轮的封杀中,华为不仅失去了自研高端芯片的可能性,甚至连采购第三方芯片的道路也被切断。

除了手机处理器,近日韩媒报道称,受美方禁令限制,三星和 SK 海力士将于 9 月 15 日停止向华为供应存储芯片;三星显示和 LG Display 也将从 15 日开始停止向华为供应显示面板。

按照目前的态势,9 月 15 日之后海外供应链全面断供,华为手机业务将面临着严峻挑战。

谷歌 GMS 服务的断供影响,已经在今年上半年的华为手机业绩上表现出来。根据余承东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华为手机发货量为 1.04 亿台。如果对比 2019 年年上半年的 1.18 亿台,同比下滑 11.9%。这也是多年来华为手机发货量罕见出现同比下滑。余承东还曾预计,华为今年手机发货量要低于去年同期的 2.4 亿台。

芯片断供影响的一个迹象是,在日前的 IFA 上,本该正式对外亮相的麒麟 9000 芯片缺席。华为新一代旗舰产品 Mate 40 系列的发布会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还未知。

在今年 8 月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2020 年峰会上,余承东称华为很遗憾只做了芯片设计,而没有涉足半导体制造领域。他呼吁国内半导体产业链上的企业全方位扎根,从根技术做起,打造新生态;华为自身也在终端器件方面,比如显示模组、摄像头模组、5G 器件等方面,正大力加大材料与核心技术的投入。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在芯片问题上毫无疑问面临一定困难,但美国的打压也是国内半导体产业自主发展的一个机会,危与机并存。

正如余承东在大会演讲的最后告白,“没有人能够熄灭满天星光”。希望华为能够如他所说,汇聚星星之火,照亮前行之路。